专家视点 首页 > 学术信息中心 > 专家视点

罗英:质量与治理(五):叩响军事装备质量治理之门


发布人:    审批人:    点击数:0    发布时间:2014-04-30


    军事装备质量如何治理?这是一个带有很强神秘色彩的问题,也是非常吸引人的一个话题。上周在程院长的大力推荐下,我有幸为海军装备部的军官讲授质量课程,在此机缘下对这一问题进行了一些思考。可以说,这次授课对我个人而言,意义是巨大的。作为一名年轻教师,能够走出校门为军官们讲质量,单靠个人是很难实现的。应该承认,这是武大质量院这个平台的品牌效应,以及程院长的学术号召力,给我个人带来的机会,因此我也分外珍惜,从接到这个任务的时候就在想该怎么讲好这门课。
    如何给军官们,而且主要是管理军事装备质量的军官们讲好质量管理的课程呢?我想我没有他们懂军事装备的微观质量管理,这是显而易见的。如果我讲如何改变质量管理的流程、方法,如何从微观上、技术上提高军事装备质量,不仅我不擅长,而且绝对是班门弄斧了。我必须跳出他们的具体工作,但又要让他们对军事装备质量管理的理解能够有个升华,至少能够思考改进与提高的方向。讲课对受众能够产生的正面影响无非两个方面,一是为他们提供新的知识,丰富其知识的含量;二是改变他们的观念,促进其理念的更新。这两个方面往往也是互相促进、相得益彰的。进一步,我又想改如何讲新的知识,又不至于与他们风马牛不相及,如何又能真正促进其理念的更新呢?最后,我将方法锁定到“质量”二字上,即一切都应从质量这一基础概念开始。或许他们每天都管质量,但不一定真正透彻理解“质量”。
    于是,我就从质量这一基础概念入手,借用程院长对苹果案例的经典剖析,指出“质量就是一组固有特性满足需要的程度”。从这一经典定义可知,我们所熟知的质量既包括“固有质量”层面,也包括“感知质量”层面。无论是何种层面,都是基于消费者而言。就“固有质量”层面而言,如果仅仅是生产者得意于固有特性的标准,而消费者很不满意,其本身就没有任何意义。质量的固有特性实际上也只有经过消费者使用,才能对这一固有特性得出最科学的结论。“感知质量”更应是完全基于消费者的感知,质量的需求在于消费者,目的是为了满足消费者的主观需求。这是质量的一般性解释,同样适用于军事装备的质量。
    如何将质量的一般性解释适用于军事装备呢?我通过以下几个美国军事装备的案例来进一步剖析:


   罗1.png


    上述表格中梳理了美军装备在上世纪几场重要战役中出现的质量问题,可以说是很触目惊心的。记得以前我们在回溯质量院创院之初的构想时,常常会提及刘经南院士对我们坚持质量研究的鼓励,其中一个重要的启示就是来自于他在研究北斗中对中美军事装备精准性差距的发现。应该说美国的军事装备在质量上是很多国家无法望其项背的。这一点也可以通过以下一组数据获得支撑。根据美国国会一份最新研究报告,虽然金融危机对全球的影响还在持续,但2012年美国武器出口额同比增长两倍多,达到663亿美元(约合人民币4215亿元),占全球武器销量78%,将武器出口第二大国俄罗斯的48亿美元(约合人民币305亿元)远远抛在身后。根据瑞典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SIPRI)的研究报告,全球军火商中73%为美国和西欧公司,销售额占整个行业的90%多。美国军事装备巨大的销售份额是其高质量的重要体现之一。
    那么,为什么美国军事装备在上述几个重要战场上并没有延续其优秀的质量基因呢?
    通过表格中的原因分析可以略知端倪。这些案例都将美国军事装备出问题的原因指向了“水土不服”,其实也就是这些军事装备没有适应使用者特殊的主观需求,即不同的战场有不同的特点,需要因地制宜地研究军事装备使用者的特殊需求,从而更好地让军事装备的固有属性满足主观需要。
    课后很多学员都与我交流说,觉得这个分析非常有启发。我很开心能够将我们的研究运用到这样一个全新的领域。回到我院的质量研究问题上,在程院长倡导下,我们一直坚持对质量现象的一般性规律研究。我想这次军事装备质量的讲课,实际上也是用我院对质量的一般性研究,叩响了军事装备质量之门。
    在授课结束的第二天,我又接到空军装备部的授课邀请。这是对我个人的鼓励,更是对我院一直坚持的质量研究的嘉奖!







首页 | 期刊简介 | 本刊导读 | 新闻公告 | 电子版期刊 | 期刊订阅 | 英文期刊 | 推荐文献 | 我要投稿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