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视点 首页 > 学术信息中心 > 专家视点

田心铭:理论决策咨询是中国新型智库的重要特色


发布人:    审批人:    点击数:0    发布时间:2014-09-01


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提出“加强中国特色新型智库建设,建立健全决策咨询制度”。对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来说,决策包括理论决策,因而咨询也应该包括理论层面的决策咨询,这应成为“中国特色新型智库”的特色之一。

中国共产党是建立在马克思主义理论基础上的党,历来重视理论建设,具有高度的理论自觉。因此,党的路线与政策、战略与策略、经济政治文化等各方面的许多重大决策都有很强的理论性,有些直接就是理论决策。例如,党的七大决定把毛泽东思想作为自己一切工作的指针;党的十三大论定中国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制定“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的基本路线等,都是在重要历史关节点上做出的关乎党和国家命运的重大决策,它们都是理论层面的而不是具体工作部署中的决策。

建设中国特色新型智库,提供正确的理论决策咨询,离不开贯彻党的群众路线。毛泽东说,“正确的领导意见只能从群众中集中起来又到群众中坚持下去”。这里说的“领导意见”,不应仅仅理解为关于具体工作的意见,理论层面的判断和指导原则也是它的题中应有之义,而且通常是比具体工作决策更加重要的意见。因此,党的理论建设中重要观点的提出,应该按照贯彻群众路线的要求,“将群众的意见(分散的无系统的意见)集中起来(经过研究,化为集中的系统的意见),又到群众中去作宣传解释,化为群众的意见,使群众坚持下去,见之于行动,并在群众行动中考验这些意见是否正确。然后再从群众中集中起来,再到群众中坚持下去”。只有经过这样的循环往复,才能避免认识上的片面和漏洞,做出正确的论断,形成科学的理论。党的许多重要理论决策正是这样诞生的。邓小平主持起草党的十一届六中全会《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就是一个范例。从1980年3月19日邓小平同中央负责同志谈话,提出起草决定的指导思想,到1981年6月27日决议在全会通过,经历了一年零三个月。起草过程中组织了对《决议》草稿的几轮讨论,包括四千人开展的大讨论,提出了许多重要意见。邓小平十多次就决议起草工作听取汇报、发表谈话。决议稿的形成充分吸收了讨论中的意见,有些还因此做出了重要修改。这个决议对新中国成立32年以及其中各阶段的历史、对毛泽东和毛泽东思想的历史地位、对毛泽东思想的六个组成部分和贯穿其中的活的灵魂――实事求是、群众路线、独立自主,都做出了明确的论断和系统的阐述。《决议》诞生后33年来的实践,已经充分证明了它所做出的一系列重大理论决策的科学真理性和深远历史意义。

同具体工作层面的决策相比,理论层面的决策与咨询有其特殊性。在中国特色新型智库建设中,需要探讨理论决策与咨询的特点和规律。例如,理论是对各种具体事物中的普遍本质和一般规律的反映,所以理论的决策更带有影响全局的普遍性、基础性、根本性,这就要求决策过程的咨询更具有广泛性和多学科的综合性;正确的理性认识只有经过从实践到认识、又从认识到实践的多次反复才能获得,认识过程中错误难免,理论上差之毫厘,实践中就可能谬以千里,这就要求在党和国家正式文件中做出重要的理论性论断时必须非常慎重,不仅要有充分的讨论,而且要有相当规模的社会实践的检验做基础,经过反复的修改和完善,防止片面性和疏漏;理论是以严密的逻辑思维的形式反映客观对象、表达思想的,具有系统性,这就要求理论建设中新的概念、命题的提出必须注意同现有概念、观点的关联,经过严格的推敲、打磨,保持科学理论体系所不可缺少的概念的同一性、排除一切内部逻辑矛盾的严谨性和融洽性等。

尤其值得注意的是,理论具有意识形态性,因而理论决策与咨询的过程,不可避免地会同意识形态领域的斗争相关联。真理是在同谬误的对立和斗争中前进的。错误的发生有源自主体和客体的多方面的复杂原因,反映了认识发展的规律,不能把理论的争论都看成是不同意识形态之间对立和斗争的表现,但是又要看到其中确实存在着意识形态对立和斗争的一面。习近平同志2013年8月19日在全国宣传思想工作会议上的讲话,深刻分析了意识形态领域的形势,阐述了党的意识形态工作。这表明我们在意识形态领域面临着长期的、复杂的斗争和较量。在国际思想文化领域,西方加紧对我国进行思想文化渗透;在国内,人们的思想正在发生广泛而深刻的变化,一些错误观点时有出现。哲学和社会科学的理论集中反映了不同意识形态的本质和要求,所以意识形态领域的斗争必然集中表现为不同理论观点的对立和斗争,又不能不在理论的决策和咨询中反映出来。

经验告诉我们,每当重大理论决策出台之前,如五年一届的党代会、中央全会召开前夕,或党和国家重要文件的起草阶段,各种理论主张特别活跃,或公开发表言论,诉诸社会舆论,或通过各种渠道上书,内部反映意见,其目的都在于影响决策。而党和国家新的重要理论观点发表之后,很快又会出现不同的解读,表现出理论决策和咨询中不同观点的对立与斗争在新的形式下的继续。这种争论,有利于民主决策、科学决策,有利于深化认识、发展真理,对争论中不同观点的是非得失及其产生的原因要做具体分析,但是对于其中反映出来的意识形态斗争也必须有清醒的认识,对错误思潮、错误观点应该保持必要的警惕,做出正确的判断。

在理论决策中坚持党的群众路线是我们党的优良传统。加强智库建设,要把坚持群众路线的传统与制度创新结合起来,建立起一套理论决策和理论咨询的制度,并在实践中不断完善,用更加成熟、更加定型的制度来保证群众路线的贯彻,使我们的理论决策更加科学,更好地代表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实现科学真理性与价值合理性的统一。

(作者系教育部高等学校社会科学发展研究中心原主任)

转自社科网








首页 | 期刊简介 | 本刊导读 | 新闻公告 | 电子版期刊 | 期刊订阅 | 英文期刊 | 推荐文献 | 我要投稿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