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视点 首页 > 学术信息中心 > 专家视点

罗英:以改革创新精神加快推进消费品安全法制建设


发布人:    审批人:    点击数:0    发布时间:2014-10-10


在经济全球化背景下,消费品安全已经成为一个世界性问题,它既关乎国家的经济增长与国际形象,又关乎广大国民的安全确保与民生福祉,与此相关的法制建设成为各国备受关注的时代命题,但我国至今还没有一部专门的法律规范这一问题。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明确指出,“必须加快形成企业自主经营、公平竞争,消费者自由选择、自主消费,商品和要素自由流动、平等交换的现代市场体系。”科学完善的消费品安全法律体系能够为消费者自由选择、自主消费提供良好的制度保障,对现代市场体系的形成具有重要意义。今年,我国30多位人大代表联名提出议案要求制定《消费品安全法》,引起社会的广泛关注。实践中应以改革创新精神,进一步加快推进消费品安全法制建设。

一、加快推进消费品安全法制建设刻不容缓

满足人们日益增长的消费安全需求、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时代要求。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和民生建设的不断深入,国民消费能力将持续增长,我国正逐步从一个制造大国迈向消费大国。在消费大国的发展背景下,消费品安全治理是国家治理体系的重要内容,消费品安全治理能力是国家治理能力的重要体现。种类繁多、数量庞大的消费品让人们享受到更加丰富多彩的生活的同时,也带来了各种潜在的安全风险和伤害,人们对消费安全的需求日益强烈。与此同时,人们的消费观念不断更新、消费范围持续扩展、消费结构不断升级,对消费安全有了更高的要求和期待,并且呈现日益复杂化和多样化的趋势。这迫切需要建立科学合理的法律法规体系,回应消费安全需求,提高消费安全治理效益,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
    加快转变政府职能,促进消费需求“富矿”拉动经济增长的制度保障。随着全面深化改革的不断深入,转变政府职能已经取得大量有形的成果。在消费品领域,我国政府逐渐将职能重心从主要依据《产品质量法》对假冒伪劣产品进行质量监管,向安全监管转移,极大地激发了消费品市场的内生活力。中国13亿的国内市场是全球最大的消费市场,通过有效治理消费品安全,提升国民消费能力,拉动我国内需的增长,将成为未来中国经济可持续增长的力量源泉。现有法律体系存在交叉、缺位等问题,不仅导致监管资源的不合理分配,也严重影响了政府监管的实际效果,亟待建立系统、科学、全面的消费品安全法律体系,吸收政府职能转变的改革成果,科学定位消费品领域的政府职能,并形成整体性制度保障,提振人们的消费信心,挖掘消费需求“富矿”,助推我国经济的健康可持续增长。
    积极应对供应链全球化挑战,建立与国际接轨的消费品安全法律体系的现实需求。我们正处在一个供应链全球化的时代,各国在经济上的相互依赖性越来越强。消费品安全问题往往会跨越国界,有时甚至成为世界各国开展经济、贸易、外交活动时所考虑的重要因素。如何在消费品安全问题上与国际社会共担责任、互相合作,促进国际监管合作机制的形成,已经成为各国监管机构的共识。同时,消费者如何在供应链全球化中保障自己的合法权益,也是一个需要认真对待的国际性问题。我国现行法律覆盖面小,对上述问题均无专门规定,迫切需要通过制定《消费品安全法》,弥补上述法律空白,形成与国际接轨的现代化消费品安全法律体系。

 二、推进消费品安全法制建设应当遵循的基本原则

坚持继承与创新相结合的原则。我国已经形成以《产品质量法》、《食品安全法》及其实施条例、《进出口商品检验法》及其实施条例、《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侵权责任法》为主要内容的质量法律体系。长期以来,这些法律法规对于产品质量的监管、消费者权益的保障与产品质量水平的提升发挥了重要作用。虽然这些法律法规都调整与消费品相关的问题,但存在缺位、不到位,甚至相互重叠、相互冲突的现象,没有系统地建构起治理消费品安全的法律体系,难以形成整体性效果。推进消费品安全法制建设应注意处理好与现行法律的关系,坚持继承与创新相结合的原则。既要与现有法律法规相互衔接、避免重复与冲突,又要填补现有法律体系的空白和遗漏;既要不断适应市场经济法制的一般性要求,又要充分考虑消费品安全法制的个性特点;既要吸收和继承现有法律法规中的精华,又要创新和发展我国的消费品安全法制。
    坚持政府监管、市场调节和消费者参与的多元共治原则。消费品安全的迫切需求与治理能力严重不足之间的矛盾、有限的行政资源与庞大的治理对象之间的矛盾,仍是掣肘我国消费品安全治理的主要问题。在推进消费品安全法制建设的过程中,迫切需要摒弃“全能政府”的传统理念,打破封闭的单中心治理模式,汇聚维护消费品安全的强大合力,在立法中明确建立多元共治原则。努力为政府、市场和社会持续互动提供法治保障,共同促进消费品安全治理的现代化发展。通过有效地平衡政府的监管权、市场主体的生产经营权与消费者的知情权、参与权,让各类主体的行为有法可依、有法必依,营造良好有序的消费环境。健全管理服务机制,不断提高政府的消费品安全治理能力;强化激励约束机制,促进市场主体诚信自律;畅通消费者的参与渠道,引导消费者理性、有序、合法地参与消费品安全治理,从根本上保障高效的政府、成熟的市场和健全的社会之间的良性互动。
    坚持中国特色与国际惯例相结合的原则。制定专门的《消费品安全法》,对消费品安全治理做出合理的制度安排,是很多国家保障民生的通行做法。消费品安全治理本身又是一个全球性问题,需要在国内法律政策的拟定过程中引入全球化因素。推进我国的消费品安全立法工作,应当注意研究国际上已有的通行做法,吸收其合理的制度设计和有益的治理经验,与国际潮流、国际惯例接轨。同时,法律制度离不开特定的生长土壤,消费品安全法的制定要密切关注我国消费品安全的形势与阶段性特点,并考虑我国市场经济发展的实际状况和经济社会的发展水平。坚持国际惯例与中国特色相结合的原则,建立国内法律制度与国际惯例的对口协调机制,将国际通行做法和有益经验内化到国内法律制度中,并进行制度创新,制定出适合我国国情的消费品安全法。

三、《消费品安全法》的立法定位与基本构想

《消费品安全法》应定位为消费领域的基本法和一部融合公法与私法的综合性法律。关于消费品安全的监督管理、责任、消费者权益保护与救济等内容散见于不同法律规范之中,而消费品的召回、后市场监管手段、国际国内的统一监管等内容都存在法律空白,这些问题亟待通过制定一部居于龙头地位的基本法进行梳理与整合。应当运用符合法律逻辑的立法技术,对消费品领域的各种法律关系进行科学、合理的规范与类型化规制。同时,消费品安全法应当为现代化的消费品安全治理体系提供全方位的法律保障,并实现消费品安全的监管与消费者权益的保护双重目标。这部法律应当采取综合性的法律调整手段,融合政府监管的公法属性与消费者权利保护的私法属性。
    消费品安全法与相关法律的协调。我国已经建成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律体系,制定消费品安全法应当注意与既有法律体系的协调和统一,避免产生不必要的重复与冲突。相较于《食品安全法》《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侵权责任法》这几部消费品特定领域的法律而言,消费品安全法更为系统和全面,涉及这些具体法律已做规定的内容,应与之保持一致,或通过设置附属条款进行衔接。相较于《产品质量法》而言,消费品安全法侧重从消费者的角度来建构法律体系,体现了从强调生产者和销售者主体地位向消费者主体地位的转变,这符合国家治理现代化的发展理念。要解决这两部法律的协调问题,可参照《食品安全法》与《食品卫生法》的处理方法,将计划经济色彩浓厚的《产品质量法》升级为《消费品安全法》。
    消费品安全法的基本内容。重点应当包括消费品定义、政府的监管职能、多样化的尤其是市场后消费品监管手段、生产者、销售者和消费者权利与义务、消费品标准体系、消费品安全责任等内容。在具体的法律制度设计中,应注意吸收已有改革的成果,并为进一步改革留下必要的空间。通过引入协商式监管,建立完善的风险交流、信息公开制度,让消费者和媒体有效参与到消费品安全治理过程之中。通过建立严格的市场退出机制、星级合作认证机制等制度对企业形成有效的激励与约束,确认消费品团体标准的法律地位,鼓励企业设定高于法定标准的团体标准,更好地保障消费品质量安全。建立国内国际消费品安全统一监管制度,创新消费品国际监管合作机制,为消费品安全构筑制度合力。







首页 | 期刊简介 | 本刊导读 | 新闻公告 | 电子版期刊 | 期刊订阅 | 英文期刊 | 推荐文献 | 我要投稿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