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视点 首页 > 学术信息中心 > 专家视点

陆磊:跨界金融的性质与监管


发布人:    审批人:    点击数:0    发布时间:2014-10-27


互联网金融狂欢背后的简单真相到底是什么?是一场极客游戏还是金融创新试验?在10月25日举行的北京大学汇丰商学院十周年庆典校友论坛上,中国人民银行研究局局长陆磊、北京大学经济研究所常务副所长冯科和知名金融观察人士陈宇发表了各自的看法。


互联网金融需要坚持监管的基本原则
 

陆磊在题为《互联网跨界金融的性质与监管》的演讲中,将目前的互联网金融业态大体划分为以下三种形式:第三方支付、第三方投资和第三方交易。这三者类似于传统上我们称作的票号、钱庄和融资。三者的主要代表产品分别有“支付宝”、“余额宝”以及P2P,这三种形式是互联网金融的主要模式。互联网金融在本质上并没有新的金融创新,而只是将线下的模式搬到了线上。互联网金融的火爆上演源于现实的强烈需求,这些需求体现在弱势融资群体贷款困难、存款利息过低等问题。互联网企业涉足金融的背后是我国银行体系过于集中和庞大导致的低效率的一种必然行为。
       陆磊认为互联网金融为金融行业带来的现代属性在于其构建的征信平台和增信平台。也就是信息征集和信用准入。其表现为大数据和云计算通过充分的信息挖掘来解决金融的永恒问题――逆向选择和道德风险。另外诸多的P2P期望进入央行征信体系。
       对于互联网金融的风险属性,陆磊认为互联网技术不能解决跨期交易的不确定性问题,但大数据技术能够解决风险识别的问题。但此中存在着大数据悖论,大数据不等于大数定律,传统银行遵循大数定律,预期收益一定会大于风险,而大数据即使发展到极致仍然可能出现融资、金融服务、定价的差别化。
       陆磊认为互联网金融的发展形态呈现出多样化的特征。首先是俱乐部模型,不同的小群体是一个俱乐部,不同的机构服务于不同的群体;其次是征信平台,主要作用在于充分了解交易对象的信息;再次是普惠模型,普惠金融并不在于所有人获得无差别的金融服务,而在于使人们能够恰如其分的获得金融服务,比如当企业无法通过传统的金融系统进入信托渠道时,互联网金融就可以提供服务。
       互联网金融对传统金融的冲击分为两层:一是宏观冲击,包括事实上的利率市场化以及金融稳定,二是微观的结构性的冲击。“因为任何一个业态在仅仅经历了两到三年之后,我们无法确定他能不能经历一个完整的经济和金融周期,于是这样一个行业和若干企业乃至于金融自身的天然传染性会不会对金融稳定构成相关冲击呢,在此我们还不能做相关的定论。”结构性冲击主要表现在金融消费者分化和市场细分。“传统金融往往是我定做什么你就吃什么,所以互联网金融下增加了选择的可能性,就会使得业态更加丰富,当然也会形成客户的分流,这也是传统金融最担心的问题”。
这些冲击需要我们重新对互联网金融进行评价和设计监管模式。陆磊从宏观审慎的角度指出新金融业态总是会造成系统性的流动性风险,全社会融资总量对宏观经济的稳定性构成相应的挑战。“一系列的制度前提仍然是缺失的,比如互联网金融对投资者的保护,自身的风险识别和管理,金融素养能否达到相关要求”。所以在这些宏观和微观冲击下,我们仍然需要坚持金融在监管中的一些基本原则,即机构的安全性、效益性和流动性。
       最后,陆磊对互联网金融的可预见方向进行了总结。“所以我能做的测算是,未来将进入大资管时代。互联网金融的介入会迫使正规金融进行相应的转型升级,各自衡量自己的比较优势,我认为正规金融将来会做出更多的服务外包,它擅长的是渠道、营销和产品设计。数据、计算和风险识别可能是互联网的比较优势”。正规金融主要向服务外包、资金批发商、业务辅导者、资产证券化、资产管理,专业性风险识别、市场细分与营销等方面进行转型升级。

移动互联网对社会形态带来的改变

北京大学经济研究所常务副所长、中国金融理财标准委员会特聘CFP培训专家冯科作了《互联网金融与房地产》的主题演讲。冯科认为目前房地产行业已由黄金时代进入到白银时代,这是房地长行业的中长期趋势,其现在面临的挑战主要来自于政策和融资问题。不动产登记导致大批地产抛售,短期资金的长期应用导致利率期限错配。因此房地产需要寻找新的活力源泉。他认为房地产融资目前最好的方式是同P2P和众筹的融合。其次是细分市场,不同的客户对户型有不同的需求,房地产行业引入互联网技术形成和客户的互动而进行房地产开发。
       知名金融观察人士、仁和智本资产管理集团合伙人、《风吹江南之互联网金融》作者陈宇(网名“江南愤青”)做了《互联网金融――趋势、特性、业态》的主题演讲。陈宇首先引入了“趋势”和“能力”的对比,他认为当一个行业需要依靠能力去竞争的时候,这个行业已经不是一个好的行业了。而“趋势”源于眼光、技术与现实环境形势。他认为目前互联网金融的胜利是技术所造就的平台和良好经济形势的胜利。
       而后,陈宇介绍了移动互联网技术对社会形态所带来的改变,这些改变包括多元价值观的形成,跨界之争,原有层级之间的界限的消融。麦克卢汉媒介即信息的隐喻犹言在耳,互联网技术在各行业的渗透重新改变了经济活动的组织方式,网络化逻辑逐渐取代倒金字塔的中央集权模式,个体化愈演愈烈渐渐遮蔽了集体主义。在陈宇看来,金融创新应该基于技术带来的社会形态的变革而顺应趋势发展。他提出自己对于“业余化竞争”的思考,互联网技术打破了专业与业余之间的界限,使得业余从业者能够从自身的固有优势出发以低成本的代价打败专业领域,但是一旦业余从业者被纳入到专业体制之内,其固有优势也随即丧失,而且会面临专业领域的先发优势的竞争从而导致失败。
      他以“余额宝”为例子说明了这个问题,余额宝的固有优势在于支付宝中的沉淀资金,这些原本无息的沉淀资金使得阿里能够以低成本进行投资。进而他认为不应将互联网金融纳入到传统的监管系统之中,而应对风险做出更多的宽容。

(转自《新金融》  李明科)







首页 | 期刊简介 | 本刊导读 | 新闻公告 | 电子版期刊 | 期刊订阅 | 英文期刊 | 推荐文献 | 我要投稿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