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视点 首页 > 学术信息中心 > 专家视点

邓悦:香港人到底要什么?


发布人:    审批人:    点击数:0    发布时间:2014-11-19


从7月开始,港铁的新闻就在轮番滚动播出“占领中环”的新闻,据报道,截至11月13日,在中环的非法集会已经进入第47天,期间不时的传出可能向暴力倾向发展的可能。每天行走在中大的校园里,我并没有什么切身感受,难以想象在隔壁的中环,几乎天天都上演着游行,占道和对峙。除了观看新闻,茶余饭后,我和一些来自五湖四海的师友也会讨论一下这次“占中”的深层次的原因,因为与我共事的几位都是研究城镇规划方面的学者,所以从他们的角度来看,其实“港陆矛盾”和城镇化的难题是相似的。

从事件的开端,香港人反感大陆游客的行为举止开始,到要求限制内地游客来港人数的行动也接二连三,先有立法会议员提案要求政府征收入境税,再有来自商界的港区全国人大代表声言即将在全国人大会议上提出议案,要求中央收紧内地居民赴港自由行的人数。曾几何时,香港从欢迎大陆游客来港消费,发展到了强烈的排斥和反感?客观来看一组数据也许可以亲身体会一下香港人的压力,2013年全年,世界著名旅游地区累计接待的外来访客人次:台湾800万、日本1000万、新加坡1550万、马来西亚2500万、泰国2670万,而幅员和本地人口远远不能和上述地区相比的香港却达到5430万!在所有这些地区,来自中国大陆的游客数量都占了大头,并且每年还在迅速增长中。放在香港,2013年来自中国大陆的游客人次占总数的比例高达七成五,当中又有超过六成五是以俗称“自由行”的“港澳个人游”签证进入香港,达到2700多万人次。我在香港的7,8两个月是内地来港旅游旺季,地铁几乎时时刻刻都是超负荷的,港铁方面也每年会派出大量工作人员维持秩序。内地游客数量逐年大增所带来的冲击,不仅仅考验着香港政府的管制能力,更是考验香港居民的承受能力。2008年,大批内地游客乘自由行之便涌进了香港;也是在这一年,内地同胞在香港分娩产子,以及抢购婴幼儿奶粉所造成的港人生活不便,矛盾集中爆发,延续数年之久。及至2013年3月,特区政府在民怨沸腾下,终于出台“限奶令”,限制每人每天只能带两罐婴幼儿奶粉出境,才逐步稳定了香港本地婴幼儿的奶粉供应。和奶粉问题一样,大批在港出生的“双非婴”由于自动拥有香港永久居民身份,享有香港人的一切福利,包括九年免费教育、社会综合援助等,这些问题,让香港人打心眼里开始排斥内地游客。

还有更为让香港人耿耿于怀的是,香港仅一千多平方公里的土地,除去公园和绿地,八百万人口集中在港岛、九龙和新界一些卫星市镇,这个家园可谓是寸土寸金。当大批自由行旅客手握重金涌进香港,购物区、旅游区天天人满为患,店铺租金飙升。当在茶餐厅吃盘盖浇饭要七八十元,这种茶餐厅已经不是香港人几十年来熟悉亲切的茶餐厅,更不用说那些消失在街头巷尾的粥粉面店、文具店、手作店……本地传统店铺纷纷被迎合游客的名店所取代,地产商、业主、大商家当然乐开怀,有人流就有财流;但对香港居民来说,他们自己的生活质量,正在被慢慢侵蚀。

这似乎是很容易被理解的,在中国每一个城市都上演着类似的情景。北京,上海,广州这些特大城市,随着城市的快速发展,大量农村人口像城市迁移,城市需要以“摊大饼”式发展来解决市民居住及工作的基本需要,于是乎催生了高房价,高物价,高能源消耗,高污染,这种城镇化带来的负效应让本地居民苦不堪言,就像香港人排斥内地人一样,北京、上海、广州也一样出现让外地人“滚出XX”的口号。近年来,学者对以往中国城镇化进程的经验进行了反思,发现了中国的城镇化路径必须求新,那就是“要由过去片面追求城市规模扩大、空间扩张,改变为以人为核心,通过科技提升城市的文化、公共服务等内涵;强调进行城市化的同时,也要进行乡镇化,打破城市与乡镇的物理界限,打破城乡生活水平落差的刻板思想,让城乡逐渐一体。”

 对于香港居民来说,固然他们与大陆有着血浓于水的深厚情感,所以他们的诉求不过是为争取应有的生活质量。我认为中国新型城镇化“以人为本”的总纲领就充分的考虑到了这一点,它强调了不单是打造一个有建筑的城市,更重要的是培养一群健康的市民,提升他们的生活质量。城镇化固然要确保进入城市生活的弱势市民的基本保障,但长期居于城市的市民生活质量亦必须确定获得提升。








首页 | 期刊简介 | 本刊导读 | 新闻公告 | 电子版期刊 | 期刊订阅 | 英文期刊 | 推荐文献 | 我要投稿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