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视点 首页 > 学术信息中心 > 专家视点

罗连发:《穹顶之下》的质量思考


发布人:    审批人:    点击数:0    发布时间:2015-03-17


近日,柴静视频《穹顶之下》引起了社会的极大关注,作为一名普通老百姓,我所关注的是她所揭示的大量的关于PM2.5的背后事实,作为一个质量的研究者,我更加关注的是我们对于经济增长质量的审视与思考。

经济增长的质量既是一个发展的伦理问题,同时更是一个经济问题,更多的时候人们喜欢用伦理的视角去评价包括环境问题在内的经济增长问题,其背后的原因在于思考经济伦理问题的“门槛”较低,只在考虑应该是什么的问题。《穹顶之下》告诉我们的一个基本的经济伦理就是,经济发展应该更加关注环境问题,我们不仅需要更高的GDP还需要更洁净的空气。当环境污染以一个伦理的形态出现在公众视野时,往往容易引起人们的共鸣和声援。柴静作为一个新闻工作者和社会活动家而言,能够引起社会对于空气环境问题的关注,已经发挥了巨大的正能量,其勇气极其令人钦佩。然而,对于这一问题我们还需要有更多的思考,我很担心,人们对于环境问题采取简单的处理手段,那就是用行政手段去调整,事实证明,对空气污染重大源头钢铁产业的调控政策是失效的,我所说的对于环境污染的冷思考就是理性思考经济增长质量。 

我们可以先来看一个案例,世界上有一个“最幸福的国家”――南亚小国不丹,在联合国人类发展署的调查中主观幸福感是全球第6,亚洲第1,其幸福感的背后是该国对于环境的几近苛刻的追求。不丹是世界上少数几个不能使用塑料袋的国家,电力全部是来自于水力发电,每年限制入境旅游人数的上限,更令人难以置信的是,他们的国家提出把人们的主观幸福感作为最为评价经济发展最为重要的指标。不丹的成为人们心目中洁净的天堂,PM2.5在这个国家不知为何物,当然更是每天生活在PM2.5爆表的环境下的人所梦想的地方。然而,我们谈到经济增长质量的时候,是不是应该把他作为理想的标杆呢?事实上,人们虽然羡慕不丹的幸福感,但却没有哪个国家会把他当作发展的目标。我们看一下这个国家的另外一面,如果用简单的一句话来概括,那就是极端的贫穷和落后,人类发展指数HDI排名136位,人均受教育年限2.3年(中国为7.5年),预期寿命68.3岁(中国为75.3岁),婴儿出生时死亡率每10万人为200(中国为37)。这个国家之所以能够对自然环境具有超出想象的敬畏之心,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全民的信教,其中70%的人信仰佛教,而世界上这样的国家并不多。如果说这是一种经济增长质量的模式,我们可以称之为“朴素的经济增长质量”模式。

自然环境是人类赖以生存的前提,对环境的破坏就是对人类可持续发展的破坏,但是环境保护的前提是人的发展,这是经济增长质量所强调的另一个重要原则,也就是要“满足人的需求”。人的需求本身是中性的,但其是驱动人类社会进步不竭的动力是不可否认的。环境污染与GDP增长、就业等指标之间不可能在任何时期内都是相容和协调的,世界上很难找到成功完成工业化的国家没有经历过环境污染的国家范例,特别是大国更是如此。环境污染与经济增长之间的拐点效应,是各国经济发展的一个重要规律,其背后的理论逻辑就是,只有当人们的物质福利增长到一定阶段时才有可能使得环境污染下降。目前我国的人均GDP为7400多美元,离高收入国家的下限10000美元还有较大距离,如果没有持续的经济增长,不仅人们的物质生活水平不得到提高,环境污染问题更无从谈起。 

因此,在看到《穹顶之下》的雾霾同时,也就看到了我国目前经济增长的困境,我们对于环境污染要有清醒的认识,但同时对于如何实现经济增长与环境污染减少应该有更加清醒的认识。霾对于人类健康的影响还是一个科学上具有争议性的命题,但是经济落后不可能带来洁净的环境是一个确定性的命题,我们也不可能走一条“朴素的经济增长质量”道路,靠牺牲人本身的发展来保护自然环境。我们对于经济增长质量的追求不是仅仅是一个伦理的追求,而更应该遵循经济本身发展的规律,面对环境污染的难题,不能是消极地而应该是积极的,寻找经济增长的新动力,是早日实现环境污染拐点的重要前提。 







首页 | 期刊简介 | 本刊导读 | 新闻公告 | 电子版期刊 | 期刊订阅 | 英文期刊 | 推荐文献 | 我要投稿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