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视点 首页 > 学术信息中心 > 专家视点

许伟:冷思考:工业4.0的问题与隐忧


发布人:    审批人:    点击数:0    发布时间:2015-03-31


工业4.0是德国高科技战略计划,其本质是工业互联网化或者制造业数字化,通过制造业中资源、信息、物品和人相互关联,实现智慧工厂到智能生产的飞跃。相对于德国定义的以蒸汽机时代、流水线生产、自动化生产为标志的前三次工业革命,“第四次工业革命”将建立于信息物理融合系统(CPS,Cyber-Physical System,又称虚拟网络-实体物理系统)。工业4.0的意义与优点不是本文讨论的重点,本文重点分析其存在的问题与隐忧。

从微笑曲线的两端来看,工业4.0未必能够建立企业的比较优势。工业各环节中最有价值的不是中间组装和制造过程,而是两端的技术设计、品牌服务,制造业一方面要加强自身的核心技术能力,另一方面也要强化解决顾客问题的服务能力,加强投入服务化与产出服务化才是未来工业4.0成败的关键。从全球制造业的竞争格局来看,全球500强企业所涉及的51个行业中,有28个属于服务业;500强企业有56%在从事服务业,而且在西方发达国家普遍存在两个“70%”的现象,服务业增加值占GDP比重的70%,制造服务业占整个服务业比重的70%。世界上越来越多的制造业企业通过提供服务来增加其核心产品的价值,甚至有些制造业企业不再卖物品而是卖物品的功能或服务。制造业正在转变为某种意义上的服务业,服务化成为当今世界制造业的发展趋势之一。现实版的“工业4.0”工厂尚未出现,西门子已经拥有“工业3.X”的工厂,据说“数字工厂”的产品的缺陷率仅为百万分之12,而全球最出色的德国和日本工人的平均缺陷率也要会达到百万分之300到500。然而六西格玛理论提出者摩托罗拉已经破产,六西格玛就是指百万产品中仅有3.4个缺陷产品,工业4.0真的能够帮助中国企业突围吗。从逻辑上来看,值得怀疑。对于企业来说,工业4.0即使短期降低成本(据说能够使成本降低4成,并大幅减少人工),从长期来看会产生更大的生产制造能力过剩。仅仅实现智慧工厂到智能生产,可能会诞生更多的“富士康”,然而从整个国家来看,其实没有太大意义。

从互联网的发展趋势来看,工业4.0是德国制造面临夹心竞争的突围之举。众所周知,德国互联网发展较为滞后,世界上互联网最发达的是美国和中国,德国制造也面临美国制造和中国制造的竞争,德国工业4.0的目的是为了提高德国工业的竞争力,在新一轮工业革命中占领先机。欧美国家对于工业的关注,是被金融危机的警钟重新唤起的,几次金融危机中德国稳健的经济增长证明了制造业对于一个国家的作用。在西方发达经济体中,德国是为数不多的制造业仍然保持在GDP总量中20%以上份额的国家。工业4.0是德国上千个隐形冠军(中小型企业)面临全球竞争的武器。然而最终驱动工业4.0时代到来的是人们的个性化需求。在互联网零边际成本的作用下,需求个性化成为一种趋势,零边际成本社会成为一种发展方向。此前为提高生产效率、降低产品成本的规模化、复制化生产方式也将随之发生改变,而个性化产品将以高效率的批量化方式生产,大规模个性化定制是最好地解决方案之一。谁掌握了个性化需求,谁就掌握了未来,而不是什么智慧工厂和智能生产。工业4.0的意义在于,为互联网环境下的海量消费者,提供了参与个性化定制的一种可能的解决方案。

从国家利益角度来看,工业4.0是推销德国工业装备制造业的营销口号。工业4.0不仅仅是德国制造的救命稻草,也是德国应对工业装备制造能力过剩的解决方案,就是把自己打上“数字生产”的制造业革命积极推动者标签,从而向其他国家更好地卖工业设备。“工业4.0”研究项目由德国联邦教研部与联邦经济技术部联手资助,在德国工程院、弗劳恩霍夫协会、西门子公司等德国学术界和产业界的建议和推动下形成。工业4.0对于西门子这类公司的价值是不言而喻的。为此,美国提出“工业互联网化”,中国提出“中国制造2025”计划,在新一轮工业革命中,仅仅考虑数字工厂产业的这块蛋糕就很庞大。当工业4.0在中国被炒得很热之时,我们不能忽视中国制造业正面临着内忧外患的尴尬境地,面临着高低端人力资源双重挑战。未来的制造将是基于大数据、互联网、人,通过各种信息技术进行柔性制造,中国的工业4.0应该步步为营,从二次创新到原始创新,从互联网创新到互联网+,形成了一个新的生态系统,互联网技术+平台型企业或将成为未来制造企业发展的范式。







首页 | 期刊简介 | 本刊导读 | 新闻公告 | 电子版期刊 | 期刊订阅 | 英文期刊 | 推荐文献 | 我要投稿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