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视点 首页 > 学术信息中心 > 专家视点

罗英:必须得说的遗憾


发布人:    审批人:    点击数:0    发布时间:2015-04-09


近日,作为地方政府在特种设备安全治理改革中的重要成果,《广东省电梯使用安全条例》草案新鲜出炉,首次提交审议。这部地方立法对电梯安全治理问题进行了全面规定,囊括了很多新的亮点,包括应急救助、维修、保险标志等创新性的制度。虽然不少创新性的制度在法条中得以呈现,但不得不说这部法规的出台,也存在极大的遗憾,此前已在广东电梯安全监管体制改革方案中提出并试点的“物管先赔”制度并没有完整地纳入草案中。如何解决实践中长期存在的电梯事故中的责任悬空问题,这部地方立法草案并没有给予公众足够的信心。尤其是电梯的直接监管主体,甚至悲观地认为目前的草案“相当于之前所做的电梯监管体制改革的成果所剩无几”。

作为研究者从外部的角度去审视广东的电梯改革以及相关的地方立法过程,我的认识也经历了很多变化。从开始试图为“首负责任”制度进行理论论证,到观察整个立法过程的各方博弈,我觉得其实大家都忽略了一些更为重要的东西。这里也有一些必须要说的遗憾,我觉得必须要说。

从立法机关的角度而言,以“物管先赔”条款涉及民事赔偿的责任承担方式,超越地方立法权限为理由,将“物管先赔”这一条款排除在这部地方性法规之外,并明确将电梯使用管理人的首负责任在性质上定位为安全责任,范围主要限定在现场处置、送医救治等方面。这种解释和处理是完全正当的,也符合《立法法》的相关规定。

对于长期从事电梯安全治理的行政机关而言,从自身在改革实践中积累的经验出发,更鲜明地表达维护广大消费者利益的立场,强调以“首负责任”开启电梯安全责任链条,尤其是当事故发生之时一定要以消费者的救助为第一要务,可以说也是合情合理的。

但遗憾的是,基于监管实践的情感与关怀,并没有理性地转化为合理的制度。在整个立法过程中,监管主体更多地在强调电梯事故中损害赔偿的赔付,以及这种赔付责任的落实到位。所以,监管机构的解决思路是在电梯治理的链条上寻找最应该履责的主体,以及这种履责能力实现的可能。在大多数电梯的治理主体中,接受委托的物业管理公司自然是使用管理人。在整个立法的激辩过程中,他们作为使用管理人履行首负责任人的救治、安置伤亡人员的责任没有太多争议,主要的争议在于对于赔偿资金的先行垫付。

我依然清晰地记得去年“王力杯”中国好质量奖颁奖时,某位领导在台上动情地阐述进行“首负责任”制度改革的初衷,我想那种对于消费者饱含深情的关怀,只有时刻在思考与推动中国质量安全治理的群体才会有。让电梯中受到侵害的消费者得到及时的救助,让躺在病床上的消费者能够不为自己的医药费担忧,大概是每一个人都能理解的“当务之急”。而这正是“首负责任”制度的精髓所在。让物业管理公司去承担这份先行垫付的责任,虽然于法不符,但这个制度想解决的问题却是真真切切存在的!这一次的地方立法却没有对此进行解决,这便是我所说的“必须得说的遗憾”!

如何解决这个真实存在的问题,除了首负责任之外,我想应该会有其他的路径。作为一名质量研究者,我们有责任消除这种遗憾。不让遗憾继续,是我们未来研究的努力方向。







首页 | 期刊简介 | 本刊导读 | 新闻公告 | 电子版期刊 | 期刊订阅 | 英文期刊 | 推荐文献 | 我要投稿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