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视点 首页 > 学术信息中心 > 专家视点

杨芷晴:基于国别比较的质量竞争力测度方法


发布人:    审批人:    点击数:0    发布时间:2015-04-09


对于一个国家来说,质量的竞争优势则表现为一国的经济社会发展等各方面指标满足本地市场主体生产生活需要的程度。而这一程度水平如何测度?目前,国际上关于质量与竞争力的研究大多集中在国际贸易领域,但并未有文献以“质量竞争力”为核心关键词提出相应的测评方法,更多地表现为对质量的测评以及对竞争力的测评研究。

传统的新贸易理论认为,在市场垄断竞争框架下,强调产品的多样性会给消费者带来福利,禀赋结构相近的经济体之间同样可以发生贸易。该理论强调产业内分工,同一个产业(要素密集度基本相同)可以包括不同的生产加工过程,可以细分为多个不同的产品,不同的国家可以专注于同一产业内不同产品的生产和出口。然而,按照传统比较优势理论和强调产业内贸易的新贸易理论,产品将是国际贸易的最小单元,产品的价格差异将很小。而实际上,随着产业价值链条的不断延伸,国际贸易由产业内分工向产品内分工快速发展,成为现代国际贸易拓展的主要方式。产品内分工理论认为同一种产品会有很大的质量差异,参与国际贸易的经济体将根据自身资源禀赋和技术约束选择出口适宜质量的产品。为此,消费者的选择往往只受几种主要产品质量的影响(Betterman & Park, 1980; Nowlis, Dhar, & Simonson, 2010; Shi, Wedel, & Pieters, 2013),因此,通过衡量一国主要出口产品的价格,能够反映一个国家的总体质量竞争力水平(Kamakura & Russell, 1989)。

在这一思路影响下,不少学者在随后的研究中直接将出口产品的价值量作为质量的代理变量(Cooper & Inoue, 1996; Heerde, Mela, & Manchanda, 2004; Rutz & Sonnier, 2011)。然而,也有文献指出了出口产品价格指标的相对不足,这主要表现在汇率及各国不同贸易条件对出口价格的影响(毕玉江和朱钟棣,2007;许斌和韩高峰,2009;黄满盈,2008)。为规避这一问题,Hallak & Schott(2009)开创了出口产品质量的测度方法,他们将一国出口产品的价格分为受质量因素与非质量因素影响的非纯净价格和仅受到非质量因素影响的纯净价格,并构建了测度出口产品非纯净价格指数、纯净价格指数与质量指数的计量模型,从而突破了仅用价格指数粗略地衡量出口产品质量的局限性。

基于此方法的衍生,不少学者也提出了诸如出口产品目的地距离等对一国质量总体状况的影响。一般认为,一个国家主要出口产品的出口目的地距离越大,其出口产品价格越高,相应地,该国的质量竞争能力越强(Krugman, 1980; Helpman, 1981; Ethier, 1982)。但是,随后也有学者对此进行了跟踪研究,并证明出口目的地距离与出口产品价格之间的影响并不确定,而取决于企业的定价策略。企业若以价格竞争策略为主,则该国出口产品价格随着出口目的地距离的增加而下降,若企业以质量竞争策略为主,则该国的出口产品价格随着目的地距离的增加而上升(Verhoogen, 2008; Hallak&Sivadasan, 2008; Kugler & Verhoogen, 2008;Baldwin & Harrigan,2011;施炳展,2011)。除了出口产品价格这一指标之外,还有学者提出了包括要素禀赋、出口额占比等在内的多个评价指标。如Balassa(1977)提出“显示性比较优势(Revealed Competitive Advantage)”的概念,即产品出口额占该国出口额份额与世界该类产品出口额占世界出额份额间的比率,反映一个国家的某种产品的竞争力水平。Schott(2004)研究发现,很多国家出口产品种类的重合度非常高,并从要素禀赋差异带来产品内分工的角度解释为什么美国从不同要素禀赋国家进口的产品存在很大的单位价格差异,即不同质量的同种产品在不同国家之间存在分工。

与质量的测度不同,竞争力的测评方法和测评指标要丰富很多。从竞争力的概念来看,现有文献普遍认为,竞争力是一个相对值,表现为相对更高的收入、就业、生活水平等。欧洲共同体(European Community, 1999)提出,竞争力就是企业、行业、区域、国家和跨国区域竞争的能力,在国际竞争中,表现为相对更高的收入和就业水平。欧盟委员会(European Commission, 2001)提出,竞争力即相对较高的生活水平和就业率。全球竞争力研究机构――瑞士洛桑国际管理学院(IMD World Competitiveness Yearbook 2012)指出,一个国家的竞争力表现为,该国的要素和政策等更能促进该国的技术创新、企业的价值创造、居民的财富增加。Scott和Lodge(1985)将国家竞争力定义为该国在国际贸易中创造、生产、分配产品和服务的能力以及由此取得利润回报的能力。Tyson(1992)将国家竞争力定义为提供产品和服务的能力,而且这些产品和服务在满足国际竞争的检验的同时也使国民获得了生活水平的持续增长。

从竞争力的评价方法来看,迈克尔•波特基于产业层面提出的钻石竞争力模型在竞争力分析中得到了最为广泛的使用。他认为,国家竞争优势说到底是产业的竞争优势。国家竞争优势的形成关键在于能否使主导产业具有优势。因此,波特认为国家竞争力的分析应从产业入手,并同时考虑这个国家的环境、机遇等如何影响各个产业的竞争力,基于这一思路,波特提出了如今适用广泛的钻石分析模型。

波特近期的研究进一步强调了绩效在竞争力测评中的重要性。他提出了以“绩效”为核心衡量竞争力的观点。他一方面指出了利用钻石模型分析国家竞争力的重要意义,如能帮助我们控制周期性因素,且在中长期能够带来更高的盈利能力等(Porter, 2008)。他同时还指出,基于产业的国家竞争力分析,以绩效为基础展开分析适用于任何产业。如以绩效为核心的投资回报率(ROIC)这一指标,既能考虑一个行业竞争能力所需的资本要素,又能控制由于资本结构不同所带来的差异,其衡量结果更加客观、真实。







首页 | 期刊简介 | 本刊导读 | 新闻公告 | 电子版期刊 | 期刊订阅 | 英文期刊 | 推荐文献 | 我要投稿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