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视点 首页 > 学术信息中心 > 专家视点

罗连发:境外购物是因为价差吗?


发布人:    审批人:    点击数:0    发布时间:2015-05-13


中国人到国外大量购物已不是什么新闻,而最近以来,似乎又兴起新的一波讨论热潮。去年一年我国居民在境外购买商品数量达1万亿人民币,增长了28%,人均境外消费6727元,占2014年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的23%。此外,近年兴起的“海淘”等购买海外产品的消费形式也是迅猛增长,从2010年刚刚兴起时的200亿元左右的规模,到2014年就达到了1400亿元,4年增长了6倍。

现在主流的解释是认为,人们购买境外产品主要是因为价差,如同样的奢侈品在国外的价格要远低于国内。我认为这仅仅是问题的表面,而不是根本。对于国外和国内市场同时有的产品来说,价格差异确实是决定人们购买决策的一个重要因素,如奢侈品,但奢侈品并不是人们境外购物全部。我们更需要解释的是,为什么一些极为普通商品,人们也希望到境外去购买?因为其价值较低,考虑路途的成本,其享受的价差收益就很小了,再加上时间成本,收益就更小了。例如本人在香港访学期间,为同事购买的原装美赞臣奶粉,价格是265港币,约210元人民币,并不比国内市场价格便宜,即使香港出了限购令,其价格也不断在上涨,人们还是想尽一切办法,从香港带奶粉回内地。去香港带药就更加普遍了,风油精、正骨水等家居用药,几乎是任何一个去旅游的人都要带一些的,其价格与内地同类产品相比,也是高很多。也许有人会说,虽然国外产品绝对的价格更高,但从性价比来说,也是国外的产品更合算,如果是从性价比来说,那就根本不是价格本身的问题,而恰恰是质量的问题。

因此,我认为国人到境外购买一方面类似于奢侈品这样的商品,确实存在价差收益;另一方面,一些普通商品(应该是占到了大多数)的购买原因并不是价差,而是人们对于国内产品的不信任,也就是质量问题。这种不信任并不是对单个产品的不信任,而是对整个国家及其市场质量信用的信任感问题。信任的基础是有效的信号工具,我们信任一个人,必须是我们长期交往的,或者就需要有权威的第三方来证明,我们对一个产品的信任,也需要有有效的证明。而现在我们恰恰缺乏对产品质量的有效信号,需要通过人们口碑来宣传,并不总是能满足大家即时的需求。比如,我们突然需要买一个家电,但身边并不一定有这么一个人正好买过,更不可能了解所有品牌的家电,再进一步讲,即使他说好,也不一定适合自己,因为人的需求是个性化的。

更要命问题是,我们现在不仅没有好的质量信号,更多的是不好的信号,尤其是在媒体上,各种曝光可谓是层出不穷,看到那么多的质量问题,让消费者几乎不敢在外面吃饭,甚至要回到自给自足的农耕时代。负面质量信息的传播具有恐慌性和传染性,大多数人都是宁可信其有而不可信其无,最后的结果就是大家都消费了。还有一个方法,就是到国外去购买。发达国家在产品质量上高于我国当然是客观事实,但是我认为考虑基本的质量安全而言,根本没有费尽九牛二虎之力到国外购买小到马桶、尿片、洗发水这样的必要,在香港离深圳最近几站地铁站上,带上车的就是洗发水、沐浴露、尿片等日常生活用品。但是,我们的消费者很难信任国内的产品,其主要原因就在于我们的消费者很可怜,只知道国内产品的问题,而不知道国内产品的正面质量信息。

通过调整税收、国内流通成本等方法来调整境内外的价差,当然可以使境外消费回流,但是价差减少之后,我们除了让老百姓不出国以外,没有其他太大的意义,人们该买国外产品,还是买国外产品,国内消费需求依然上不来。境外购物的热潮,实际上敲响的是我国市场经济的一记警钟,如果市场还是处于信息不对称的状态,在这样一个“质量时代”,国内需求很难提升上去。  







首页 | 期刊简介 | 本刊导读 | 新闻公告 | 电子版期刊 | 期刊订阅 | 英文期刊 | 推荐文献 | 我要投稿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