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视点 首页 > 学术信息中心 > 专家视点

张继宏:气候承诺与经济增长质量(二)


发布人:    审批人:    点击数:0    发布时间:2015-05-13


一个经济体的经济增长质量除了保持持续稳定的经济增长外,另外一个重要的维度就是投入产出效率的问题。也就是要回答,气候承诺对我国经济的投入产出效率,或者是全效率生产率的影响问题。是正向作用,还是负向作用,作用有多大? 

要回答这个问题,我们还是要回到中国的气候承诺:中国计划到2030年左右二氧化碳达到峰值,且清洁能源在一次能源中的比重将增加20%。这个承诺直接看是一个绝对指标,但是,其实质是一个相对指标。因为,到2030年中国碳排放达峰,是存在很多可能性的。中国承诺到2030年达峰的一个大的前提就是,经济必须保持增长。那么,在2015至2030年这15年的时间内,起码要做到的一个事情就是碳排放的增速要远小于经济增长速度,到2030年碳排放的增速应为零。也就是说,在2030年之前,碳排放强度应首先达峰。这与我国2009在哥本哈根气候大会做出的到2020年碳强度比2005年下降40%-45%是完全一致的。这种承诺本身就是从提高投入产出效益的角度提出的。因此,气候承诺是提高经济增长质量水平,起到了正向作用。

而碳排放强度是连接经济增长与碳排放之间唯一变量,这一变量受到两个因素的影响:一是能源强度,即每生产一个单位的经济产出(GDP)所需的能原谅;二是能源的碳密度,及消耗一个单位能源所释放出的碳总量。众所周知,煤炭比天然气的碳密度高,天然气比水电碳密度高。而按照定义,碳排放总量正是GDP、能源强度以及能源碳密度三者的乘积。同简单的数学推导,可以看出,碳排放的变化率近似等于GDP、能源强度和能源碳密度的的代数和。那么,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要使得碳排放变化率趋于为零,甚至为负。那么,要使得这一个过程实现且保持经济持续增长,那么只能是能源强度与能源碳密度的变化率为负,以冲抵GDP正向的变化率。能源强度的负向变化,是我国能源生产率的提高,这一个能源效率的提升不仅使得碳排放的增长减速,同时可以做到其他污染物排放的减少,达到了环境质量改善的协同效应。而能源碳密度的由高到低的转变,就是一次能源系统质量改进的过程。由黑色能源向绿色能源、蓝色能源转变的过程。这必然带了环境质量的持续改善,从而使得人民环境福利水平的提高。在过去30多年中,由于节能和能效提高,中国的能源强度平均每年以5%的速度下降。近年来,水能、风能、太阳能、核能及生物质能源的开发与利用,能源总体的碳密度也呈现下降趋势,尽管速率缓慢,月0.1%。但是两者和在一起,为中国由于GDP增速带来碳排放的增长,冲抵中和了年均5.1%的碳排放增长。若以代数和的角度看到全效率生产率的改善的话,气候承诺至少提高效率5.1%个百分点。因此,现在可以非常肯定的回答,气候承诺从提高效益的角度而言在很大程度上提高了我国经济增长的质量。







首页 | 期刊简介 | 本刊导读 | 新闻公告 | 电子版期刊 | 期刊订阅 | 英文期刊 | 推荐文献 | 我要投稿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