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视点 首页 > 学术信息中心 > 专家视点

【李艳红】共享经济,何去何从(2)


发布人:    审批人:    点击数:0    发布时间:2015-10-22


      继9月份美国旧金山联邦法院的一份裁决,给以Uber为代表的共享经济蒙上了一层阴影之后,10月10号,我国交通运输部发布的《关于深化改革进一步推进出租汽车行业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征求意见稿)》和《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的出台,再次将以互联网专车为代表的共享经济的发展推向未知之路。《征求意见稿》的出台,这是继上海市向滴滴快的专车平台颁发经营资格许可后,再次从国家层面上对互联网约车服务,也就是专车的合法身份进行了确认,这本来是一件好事,然而,对《意见稿》的具体内容进行分析后,我们可以发现这一意见稿中体现的仍然是政府的传统监管思维,与共享经济的精神背道而驰。
      《意见稿》提出专车性质要登记为出租客运,私家车不得接入专车平台,专车司机需持证上岗、司机和约车平台一对一绑定的雇佣关系以及政府指导定价等规定,这些规定一方面对于严格专车的市场准入、保障道路交通安全等方面具有一定的作用,但是它同时也在很大程度上制约了互联网思维下的专车发展模式,与共享经济的精神相背。例如,征求意见稿将专车纳入出租汽车管理范畴,专车性质要登记为出租客运,私家车被禁止接入,而这与专车的发展现状相违背,专车司机大部分已有正职,当车辆空闲的时候才会转换为专车司机,正是这种角色间的自由转换,使得社会闲散资源得到充分的利用,才能体现共享经济的中的“共享”精神。按照意见稿的规定,如果要开展网络约车,约租车网络平台、约租车本身以及从业司机都要申请相应的证件,而且需要分别到该区域的市级或者县级道路运输管理机构办理申请,而这恰恰是与互联网经济中的开放便捷是背道而驰的。有专家进行过估算,哪怕在十分顺利的情况下,滴滴快的在全国获取牌照的时间就需要一年多,大大增加了企业的运营成本。对车辆属性的转变、司机从业资格证的要求,也将大大减少对兼职司机的吸引力,导致兼职专车司机的大量流失,在共享经济中,信息平台至关重要,而失去用户的信息平台将难以为继。同时,根据意见稿,除了交管部门外,还需要工商、公安、工信、人民银行、税务、网信等多个部门都需要依据法定职责,对网络预约出租汽车实施监督管理,这也大大增加了监管的成本。此外,数量管制下的垄断服务一直是出租车服务备受诟病的一个重要因素,而意见稿中依然保留出租车监管中的数量管制与价格管制。在共享经济中,价格与数量主要是由市场来确定,尤其是在大数据技术的支持下,专车的价格可根据市场需求、时间、路线等进行调整,专车提供的这种弹性服务,对于实现资源的有效配置,细分服务市场,缓解城市交通压力具有重要的意义。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在共享经济面前,中国与其他发达国家一样都面临着同样的监管困境。但是,在对共享经济的治理方面,国外有一些地区已做出了一些探索。2014年美国有17个城市与4个州通过法律承认网络约车服务合法,而到2015年8月,这一数量达到54个。国外政府在网络约车的市场准入、安全保障、司机与平台的关系等方面的一些经验或许可以给我国网约车的监管起到一些借鉴作用。在市场准入和资质审查方面,国外实施的是由政府管平台和标准、由平台实施标准的这种管理模式。其中,政府的主要职能是对车辆和人员制定标准,而对车辆和人员的审核则主要有平台来进行。车辆无须转变为营运车辆,司机可以是兼职,网约车不设数量和运价管制。美国的加州是最先承认网络约车合法地位并且开创这一监管模式的地区。为了对Uber、Lyft、Sidecar等提供网络约车服务的公司进行管理,加州公共事业委员会专门创设了“交通网络公司”(Transportation Network Companies, 简称TNC)这一新概念,并针对这一新型的服务类别,出台了相关的监管法案。加州规定TNC不适用出租车行业严苛的准入标准,也无需像传统出租车运营公司一样承担高昂的成本,只需要由TNC购买运营牌照,不需要每个司机办理准入牌照,大大减少了准入的程序,降低了准入成本。但同时,交通网络公司必须承担起对驾驶员背景进行详细调查的责任。在中国,就在《意见稿》发布前两日,上海公布给滴滴快的颁发首张营运资格证的消息,滴滴方面称,上海允许私家车接入平台,不限制接入数量,上海也是采取的这种政府制定标准,平台负责审核的模式。安全问题也是网络约车发展过程中关注的重点,国外主要采取强制公司给专车上保险的形式来保障安全,同时要求约车公司加强对司机的背景调查,做好事故的预防。目前,加州采取的这种通过商业保险赔偿网络约车安全事故的模式取得了不错的效果。在共享经济中,对信息平台与用户之间的关系的界定也是亟待解决的一个重要问题,但是目前国外对约车平台与司机是否为雇佣关系仍存在争议。平台在共享经济中是一种信息中介,平台与用户之间打破了传统的雇佣关系,更多的应该是类似于淘宝平台和商户之间的这种合作关系,如何界定这种关系、确定双方的责任与义务仍有待于进一步的探索。
      共享经济的发展对于降低运营成本、环境成本,提供便捷和高质量的服务具有重要意义,尽管共享经济在安全、税收、关系界定等方面还存在很多问题,但是通过市场的不断发展,共享经济模式自身也在不断的探索和完善。对这种新的经济模式的监管需要监管者采取更加开放的心态,采用更加创新的监管模式,如何提高监管效率、降低监管成本,这也是监管者需要进一步思考的问题。  






首页 | 期刊简介 | 本刊导读 | 新闻公告 | 电子版期刊 | 期刊订阅 | 英文期刊 | 推荐文献 | 我要投稿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