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视点 首页 > 学术信息中心 > 专家视点

【陈川】“同质化”的质量


发布人:    审批人:    点击数:0    发布时间:2015-07-14


    不知何时开始,生活就被无端地“教条化”:几点该起床,几点该吃饭,几点该睡觉......然后伴随着年龄的增长,几岁开始读书,几岁该工作,几岁该结婚……我并非想要讨论这种遵循自然规律的正确性,各领域的研究也早已充分证明其合理,但是西方社会当一个人成年之后,这种家庭与社会的束缚,就变得很少,只要遵从社会基本行为准则,思想和生活较为自由。不容否认,我们的生活,更多伴随的是一个不断“同质化”的过程。 
    前几日被“人贩子是否该死刑”的朋友圈被刷屏,“是中国人就转”以新的形势死灰复燃。 其共同点就是用悲伤的故事渲染开头,激起读者的共鸣,然后矛头指向人贩子和立法机构,甚至将立法机构看作是人贩子帮凶,称其容忍人贩子活在世上。这也让我想起前几年的打着“反日”旗号的大游行,打砸、肆意毁坏私有财产,甚至还酿成了中国人打死中国人的惨剧。我并非没有民族情结,然而这种暴行,愚昧无知,透露出的是中华民族多大的悲哀。曾经在英国的一个老师说,下周的课不上,他作为工会带头人要参加游行。后来,我看新闻,那次游行规模较大,秩序很好,而且还创造了英国的一个记录――商场的日营业额。这两者看似毫不相关,但这有趣的现象背后(上午游行完之后,大部队就进入商场消费,以另一种方式去庆祝这多出来的休息日),体现的是文明,是对他人、社会乃至国家的尊重,是一种生活化的表达,而非仇恨的发泄。同样曾饱受日本侵略的韩国,我从来没有听过任何游行酿成动乱的报道。这些现象足以让我们深刻思考。讲“民粹主义”太过严重,但确确实实,许多中国人是“排异”的――自己高喊“反日”,就不允许同族人开日本车用日本货,就要求对方这些毁了私有财产,跟自己一起“反日”,完全没有包容性。我觉得这类人同历史上的“汉奸”没两样,喊得越响,越想表达这种所谓的“民族精神”,往往越会卖国,因为一个容不得异己之徒,必然过于自我,自然也是自私的集合体。这种例子在史上比比皆是。这种“排异”的本性,多少为中国“关系社会”的形成打下了基础――拉同盟,结同党,排异己。 康德指出,没有宗教就没有美德,我们确实是缺少些内在的信仰,所以导致许多日常行为如此肆意,缺乏准则,却又要过分强调所谓的道德、美德,用一种“伪善良”完美地包装着自己,教唆他人,从思想直至行为,同化更甚是想要驯化之,社会随之趋同,缺乏新生。 
    反观西方社会,在个人发展、生活空间、宗教信仰等方面确实比我们自由,社会形态更具多样性,创新力也较强。我想,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的产品总是走仿造之路的本质原因,并非企业家不想创新,而是整个社会的意识形态便是如此。2000年后,浙江民营经济逐渐崛起,遍地工厂,人人老板。回顾这段经济高速发展的时期,许多主导的产品正是“仿造”国外产品,然后在原材料上做文章,用低成本的原材料与人工生产低成本产品,企业家抱着“趋同”的价值观,渲染着“从众”的情绪――别人生产什么,我也生产什么,依靠国内市场巨大的内需,靠销量牟利。这样的好处是在短期内形成了产业集群,以依靠五金产品生产加工出名的永康为例,出现了不少“传奇式人物”,诞生众多“民间奇迹”,如“谁做门谁赚钱”,“没有读过书也能赚大钱”,“跟着XX做就赚大钱”......企业家“同化”严重,换而言之,就是跟风,哪个产品赚钱,就趋之若鹜,互相压低价格竞争,直到把该产品“做死”(没有市场)。然而,在内需逐渐饱和,国际市场日益完善,消费者意识从满足基本生活需求转向追求更高质量,这种同质化的“致命伤”就凸显了出来――倒闭潮的出现,让企业家措手不及,还没反应过来,产品和企业便已被淘汰。而最大的惋惜在于,许多企业家是没有意识、能力去抵挡这波倒闭潮,这种同质化的思想伴随着这些企业家的成长早已根深蒂固,就像一个梦魇一样伴随着生产的整个过程,吞噬了创新、质量和未来。市场总是有一种魔力,和大自然一样的属性,让强者更强,让弱者淘汰,适者生存。产品亦如是。我不觉得产品存在什么周期性,就像一个物种的灭绝,要么遭到毁灭性的破坏(从产品到角度便是假冒为例被查处销毁),要么就是适应不了生存(从产品的角度便是质量满足不了社会的需求)。从自然生存法则上,我们可以懂得物种多样性的重要性,同样,对于产品而言,同质化是致命的。市场竞争的残酷性在于其无法预计的淘汰机制,所以许多产品,作为这种“趋同”与“从众”的产物,在质量上不存在竞争性,必然就得通过低价竞争获得生存。很好理解,同样的产品,面对不断上涨的原材料价格以及人工成本的支出,当企业选择走“量”的路,而不是“质”的道,产品的低价必然会导致低质,人性的贪婪与企业生存的压力必然会推动这种现象。如此以往,企业不再作为一个减少市场交易成本的中介,很难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承担风险,其唯一的作用变成了解决部分社会就业问题的工具,却无法在边际点上实现利润最大化。随着市场需求的饱和,倒闭潮的出现,必将使这个就业问题更加严重。所以,产品的同质化,不仅会导致质量低下,更会引发失业等一系列社会问题。 
    从消费者的角度,从众的“同质化”心理也是极其严重。中国消费者普遍对我国产品缺乏信心,认为国外的产品具有更高的质量,婴幼儿奶粉就是最好的例子,在经历了2008年“三鹿奶粉”事件之后,我相信现在的国产奶粉都达到了国家标准,然而,却一直无法让消费者彻底的信任与满意。只要身边有人购买国外奶粉,消费者多数会跟随其步伐。托克维尔指出,美国的民主,让两个素不相识的人不存在抵触情绪,认为对方是好人。引申到消费者与企业之间的关系,在一种自由的市场经济体制下,应该是种互相信任、共同发展的机制,而我们的社会,因为从小的思想灌输,因为从小的价值观念教育,抑或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的心态,总是保护着自己,提防着别人,生怕自己吃亏――消费者怕低质量问题伤害自己,企业怕高质量无法获得利润。这也导致关系网中的“趋同行为”,消除不安,建立同盟――企业产品的“低质化”同盟,消费者购买行为的“海淘化”同盟,所以导致一方面企业生产的产品大量剩余,而另一方面社会的总需求却远远无法满足。 
    无论是企业家还是消费者身上,我们都不难察觉到一些“同质化”的影子,这个影子见证了中国经济三十年高速增长的奇迹,同样也伴随着现在我国经济发展所面临的的一系列问题。在同质化严重的教育、生活以及生产过程中,质量如何提高?在缺乏包容的社会背景下,质量如何发展?并非西方的就是好的,我们如何在现有体制框架内走出一条适合产品质量提高与发展的道路,是摆在我们面前亟需思考并加以解决的难题。






首页 | 期刊简介 | 本刊导读 | 新闻公告 | 电子版期刊 | 期刊订阅 | 英文期刊 | 推荐文献 | 我要投稿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