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资讯 首页 > 学术信息中心 > 学术资讯

第六届世界社会主义论坛在京举行


发布人:    审批人:    点击数:0    发布时间:2015-11-03


    近日,“第六届世界社会主义论坛:话语权与领导权――‘颜色革命’与文化霸权国际学术研讨会”在北京举行。中国社会科学院院长、党组书记王伟光在开幕式上致辞并作主旨报告。中国社会科学院原副院长、世界社会主义研究中心主任李慎明作报告。

    出席会议并作大会发言的还有中组部原部长张全景、中央政策研究室原副主任郑科扬、中国社会科学院原副院长汝信、国防大学原政委赵可铭上将、国防大学原副政委李殿仁中将等。开幕式由中国社会科学院马克思主义研究院院长、党委书记邓纯东主持。

    会议期间,来自中国、越南、老挝、古巴、埃及、美国、俄罗斯、英国、法国、德国等20多个国家和中组部、中宣部、中央政策研究室、中央文献研究室、中央党史研究室、中国社会科学院、中联部、中国文化软实力研究中心、中央编译局、中央党校、新华社、北京大学、清华大学、中国人民大学、复旦大学、南开大学、人民日报、光明日报、中新社、《红旗文稿》等单位的200多位专家学者,就如何看待话语权与领导权、发展中国家怎样防范“颜色革命”、西方文化霸权的危害等议题进行了深入探讨。

    理想信念是共产党人精神上的“钙”

    王伟光在报告中指出,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反复强调共产党员和党的各级领导干部必须坚定共产主义理想信念。“理想信念就是共产党人精神上的‘钙’,没有理想信念,理想信念不坚定,精神上就会‘缺钙’,就会得‘软骨病’”。“革命理想高于天。实现共产主义是我们共产党人的最高理想,而这个最高理想是需要一代又一代人接力奋斗的”。

    王伟光强调,尽管时代发展到今天,产生了新的阶段性的特征变化,社会主义作为新生事物尽管遇到挫折甚至出现暂时的倒退,然而,资本主义必然灭亡、社会主义必然胜利仍然是不可改变的时代总趋势,共产主义依然是每一个共产党人的崇高理想与信念。这就是马克思主义的理论话语。

    李慎明指出,经济全球化深入发展带来了世界上各种各类矛盾尤其是全球范围内的贫富两极分化的蕴聚、激化。贫穷绝不是社会主义,贫富两极分化也绝不是社会主义,但物极必反,贫穷和贫富两极分化最终必然催生社会主义。现有的资本主义私人占有的所有制及分配关系越来越容纳不下    “互联网+”为代表的社会生产力的极大发展,必然在全球呼唤着新的生产关系和社会制度的诞生。这正是以习近平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强调全党同志要坚定共产主义远大理想和全国人民要坚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共同理想的依据所在。

    “颜色革命”:资本主义强国推行新霸权主义的基本手段

    “‘颜色革命’与文化霸权同属于西方和平演变战略之下,已成为资本主义强国推行新霸权主义的基本手段。”与会中外学者就此达成了共识。

     李慎明指出,领导权与“颜色革命”属于政治上层建筑领域,属于行动与运动范畴;而话语权与文化霸权则属于文化上层建筑领域,属于意识与观念范畴。“颜色革命”与文化霸权都是手段,通过这些手段改变特定国家的政治经济制度或政权组成,这才是根本目的。

    汝信则将“颜色革命”看作是全球化时代国家之间意识形态斗争的一种突出表现。他说,“颜色革命”是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垄断资本集团在当代进行的新的意识形态斗争,它主要利用软实力、依靠文化霸权来颠覆其他国家的政权,是文化冷战的升级版。

   “‘颜色革命’表面上践行自由、民主、人权,而实际上是用干涉他国内政的方式来欺骗世界人民,这与西方的文化霸权密切相关,是西方文化霸权的突出表现形式,也是文化霸权作用的结果。”张全景在会上表示。

    而在埃及经济学家萨米尔・阿明看来,“颜色革命”是一种纳粹行为。俄罗斯科学院哲学研究所首席研究员舍甫琴科认为,在最近30年时间里,“颜色革命”通过反对派力量获得文化霸权,进而造成政治制度危机并摧毁政治制度,并且准备继续开展。老挝国家社会科学院副院长坎蓬・本纳德认为,“颜色革命”是美国和其他西方国家,为打倒全世界的社会主义国家,并为推翻特定目标国家中反对其利益的政治体制,所采用的危险的反动策略。

居安思危    防范“颜色革命”

     当今,全球正处在大动荡、大变革时期,如何防范“颜色革命”、抵制文化霸权、防止和平演变,是社会主义国家和所有期望全球化进步的人民的共同任务。“以左翼社会主义思想和价值观作为自己行动基础的社会运动和政治组织应成为抵御‘颜色革命’的重要角色”、“旗帜鲜明地反对历史虚无主义”、“建立和维护更加公平公正的国际政治经济新秩序”等,中外学者从多角度给出了自己的建议。

    王伟光提出,我们一定要居安思危,牢固树立忧患意识。第一,唱响马克思主义、共产主义的理论话语,坚持科学社会主义的基本原则和共产主义理想信念,牢牢把握马克思主义在意识形态领域的话语权。第二,从战略上增强维护国家文化安全的高度警觉和清醒认识,并锻造一支忠于党和人民的文化军队。第三,要以高度的马克思主义理论自信和理论自觉来推进话语体系建设。

    郑科扬认为,应高度重视文化意识形态领域建设,从根本上抵御文化霸权主义的不良影响;应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不断建设中国特色的哲学社会科学话语体系。

    中国人民大学教授周新城认为,在当前国际国内的形势下,我国预防“颜色革命”就是要加强党的执政能力建设。越南社科院中国研究所原所长杜进森也表示,越南要防止“颜色革命”,应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以党的发展为关键,以发展文化为基础。美国学者大卫・科兹通过分析新自由主义的兴衰,得出应建立全球的、能够减少资本主义这种不平等的社会主义体系。

    此次会议由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社会主义研究中心、中联部当代世界研究中心和中国文化软实力研究中心联合举办。 







首页 | 期刊简介 | 本刊导读 | 新闻公告 | 电子版期刊 | 期刊订阅 | 英文期刊 | 推荐文献 | 我要投稿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