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观察 首页 > 宏观背景资讯 > 社会观察

60万斤土豆被武穴百余村民疯狂盗抢


发布人:Tony    审批人:Tony    点击数:683    发布时间:2014-06-06


60万斤土豆被武穴一村村民盗挖 老板不想再投资

“记者同志,帮帮我吧!”正值土豆上市季节,武穴时行农业科技有限公司(后简称时行公司)总经理刘伟一脸愁容,因为他种植的土豆被村民围盗挖了几百亩。

5月30号下午,农村新报记者赶到花桥镇现场探个究竟。记者现场看到,地里已经被翻耕灌水,准备种植新的作物。对过去一段时期的不幸遭遇,刘伟谈起来仍心有余悸。他称,去年公司与武汉凯瑞百谷公司签约,由后者供种种植订单土豆,成熟后,凯瑞公司以不低于0.6元的单价收购。为了保证合同执行,刘伟找到当地的武穴市青松农产品产销专业合作社,签订合同,约定,合作社将其位于花桥镇“丰收围”的2000亩土地租给时行公司种植土豆,租期4年,租金50元/季,每季从头年10月头到第二年的5月20号。

之后,时行公司又与花桥镇刘六西村委会签订了1000亩地的租地合同。刘伟称,这是因为青松合作社合同地不够,青松合作社帮他们在刘六西补的地。随后,时行公司将5万元定金打给了青松合作社。

几方合同签订后,时行公司种下了1200亩土豆。

“没想到,真是上了贼船,碰到了强盗!”刘伟气愤地说,进入土豆收获季节后,尤其是从4月24日到5月20号,位于刘六西、曹塘、兰杰等村种植基地的几百亩土豆,被当地村民盗挖一空。大规模的哄抢就有四次,人数最多的一次有上百人之多。时行公司也派人员进行制止,但是,根本拦不住。

初步统计,有60万斤土豆被村民盗抢,损失近40万元。

万般无奈下,公司先后4次报警,警察出警两次,其中一次还带走了时行公司抓住的盗窃者,但是仍然没能控制事态的恶化――村民之间串联盗挖土豆已“蔚然成风”,一名在时行公司务工的村民潘阳义说,他哥哥曾听说喻格村二组一个妇女接到过电话,对方邀她到“丰收圩”去“捡”土豆,说一天可以“捡”好几百斤,是一笔不小的横财。被她拒绝了。

刘伟说,最后一次到派出所报警,派出所一值班领导说“你们要派专人看着,我们派出所没有这么多人手”。对此,刘伟很是无奈。

记者随后向花桥派出所王指导员了解情况,王指导员说,是接过报警,但具体有几次不清楚了,一个月前还对两名盗挖马铃薯的妇女处以5天的行政拘留,并到村里通知了村书记和治保主任,要求他们向村民做好宣传引导。

当地农民为何要成群结队盗抢别人的土豆?对此,刘伟表示不解,公司给的租金并不低,并且还带动了当地就业,仅聘请打工的工人就有200多人次,发工资20几万。

破了财的同时,更让刘伟伤透了心,“这么差的环境,再也不想在这里投资了。”

关于此事的进展,编辑部将持续关注跟踪。

编后:

名曰捡,实为盗

尽管农报是一张为农民说话,替农民办事的媒体,编罢这则新闻,也深感悲凉与震惊。

为投资商感到悲哀,更为当地不良民风感到震惊。

社会道德水准下滑。如今,一辆运输车如果翻了,车上的东西必然被路人一抢而空。然而,发生在花桥镇的事件却是少数农民主动为之,视他人的财产权利为无物,视法律为空文,性质恶劣而大不同,应该引起我们的高度警醒,不应视而不见。

人人都说,一个重商、亲商的软环境是最好的投资名片。这起群体哄抢土豆事件让我们看到了少数农民种种陋习:易犯红眼病,爱占小便宜,时常想不劳而获,守法意识不强。

农民把盗抢说成“捡”,一个“捡”字透出太多意味。偷几袋土豆,既发不了个财,也吃不了几顿,但是,别人都去搞了,我要不去就觉得吃了亏;另外,法不责众,这么多人一起抢,政府、法律能拿我怎么办?相信这就是参与此次哄抢行为多数农民的心理。

由于执法不严,道德引导不力,我国不少地方出现了 “小偷村”、“假烟村”、“假钞村”、“走私村”、“偷渡村”、“卖淫村”、“二奶村”等,他们是非不明,善恶不分,道德沦丧,成为党委政府头痛的乡村毒瘤。

对发生在花桥镇的事件,我们希望当地政府重而视之,大胆作为,还法律以尊严,还道德以清明。

【来源:大楚网】








首页 | 期刊简介 | 本刊导读 | 新闻公告 | 电子版期刊 | 期刊订阅 | 英文期刊 | 推荐文献 | 我要投稿 | 联系我们